灵石| 星子| 明溪| 合肥| 云溪| 新都| 班戈| 古交| 南和| 政和| 昌邑| 磐安| 广河| 覃塘| 建始| 天长| 犍为| 兰西| 喀喇沁左翼| 罗甸| 安乡| 慈利| 涞水| 龙山| 乌伊岭| 清丰| 罗源| 宁城| 同安| 肥乡| 碾子山| 九龙| 镇原| 大安| 元谋| 天山天池| 西林| 龙江| 张北| 启东| 阿拉善左旗| 肇东| 七台河| 大同市| 淮阳| 丰台| 英吉沙| 赵县| 巢湖| 洋县| 白云| 吉隆| 本溪市| 巴林右旗| 宜兰| 博湖| 肇源| 献县| 松滋| 敦煌| 巴林右旗| 昌都| 长清| 蓬溪| 临泉| 公主岭| 瑞安| 曲水| 马祖| 中牟| 宝安| 井冈山| 滕州| 凤台| 延津| 香河| 贵德| 长白| 临泽| 句容| 张家川| 通城| 曲靖| 仁化| 安吉| 珙县| 璧山| 高邮| 淳安| 安达| 嵩明| 珲春| 石狮| 汉沽| 温宿| 吴川| 开远| 灵川| 衡山| 蔡甸| 神木| 锦屏| 新疆| 电白| 舒城| 方山| 巴彦淖尔| 乌拉特前旗| 茂名| 江安| 佛坪| 沧州| 永福| 泗洪| 和县| 新都| 邻水| 阳山| 古丈| 吴川| 海城| 六安| 无极| 滨州| 桦南| 海沧| 陆良| 东至| 邵武| 简阳| 新和| 阿克陶| 沙县| 乌苏| 都匀| 武功| 白云| 三江| 奈曼旗| 宁都| 理县| 电白| 明溪| 永济| 尼玛| 博湖| 宾县| 洪泽| 丹棱| 河南| 平利| 祥云| 礼泉| 济宁| 武都| 襄垣| 盐池| 长宁| 庆阳| 滁州| 通山| 开平| 达孜| 新密| 邹城| 黑山| 深圳| 枞阳| 新民| 梁河| 额济纳旗| 巨鹿| 望奎| 盘锦| 竹山| 博兴| 嵊州| 宝兴| 克拉玛依| 义县| 盈江| 竹山| 越西| 杜集| 安吉| 堆龙德庆| 济宁| 康乐| 大邑| 隆昌| 神农顶| 蔚县| 龙岩| 遵义市| 赣榆| 资源| 习水| 深州| 大新| 华蓥| 晋宁| 西平| 交城| 靖州| 资溪| 盂县| 皋兰| 芜湖县| 冀州| 印江| 神木| 河津| 杭州| 长宁| 德清| 磴口| 融水| 长顺| 大悟| 鄱阳| 社旗| 集安| 库尔勒| 广宗| 灞桥| 竹山| 城固| 霍山| 尚志| 都昌| 来凤| 连云区| 阿拉善右旗| 镇远| 高明| 邹平| 大庆| 宜都| 凉城| 木里| 霍林郭勒| 肥城| 利津| 台安| 永德| 修水| 神池| 桐梓| 电白| 平遥| 江陵| 石拐| 杭锦后旗| 神农顶| 遂昌| 甘棠镇| 金佛山| 昔阳| 龙川| 吉林| 汝城| 甘谷| 依兰| 桑日| 百度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阿什·戴克斯:用脚步丈量长江的英国小伙

2019-09-17 16:20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 
百度   “碰瓷”网红商标不可取(云中漫笔)  用自己的名字竟被警告侵权?最近,知名短视频博主敬汉卿就因名字被某公司恶意抢注商标而“惹上官司”。 百度 与此同时,港珠澳大桥也创造了桥梁建设史上诸多世界第一。 百度   无论是对于现代,还是丰田和大众,中国市场都是其最重要且倚重的市场。 百度 老虎洞村 百度 刘鲁根 百度 康介山村

  中国侨网9月9日电 日前,英国《英中时报》报道刊登文章,讲述了“徒步长江全程第一人”英国小伙阿什·戴克斯在中国游历山水的故事。

  文章摘编如下:

  “任务圆满完成!创造了新的历史!4000英里(约6437公里),352个日夜。今天,我成为了徒步长江全程第一人!” 8月12日,阿什·戴克斯用中英双语在社交平台上发出这条信息。这个出生在英国威尔士的90后小伙子,在中国这片热情好客的土地上,收获了又一笔人生财富。此前,他已经获称“单人徒步穿越蒙古的全球第一人”、“攀登马达加斯加八座最高峰的全球第一人”,就连全球公认的探险界大咖“贝爷(贝尔·格里尔斯)都称他是“拥有传奇经历的神奇男人”。

  2019-09-17,阿什从自己的家乡威尔士Old Colwyn来到青海杂多县的当曲,开始了自己的徒步长江之旅。旅程起点当曲位于长江南源,海拔超5100米,足足是阿什家乡的斯诺登山的5倍,与珠穆朗玛峰登顶大本营一样高,他旅程的前半段有大部分时间都要在这里度过。在高原之上,阿什要背接近35公斤重的行囊,平均每天徒步三四十公里,最多的一天多达65公里,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很难坚持下来。一年里,他从杂多县出发,先后主要走过曲麻莱、丽江石鼓、攀枝花、宜宾、重庆、武汉、南京。

  旅程最后,他在上海的长江入海口纵身一跃跳入大海,为自己的长江之行画上了一个完美句号。几天前,阿什接受了英中时报记者的专访,他说,“我从不了解中国到爱上中国用了两三年的时间,下一场旅行,我还会回到中国。”

  “我想走不一样的路”

  1991年,阿什·戴克斯出生在英格兰北威尔士的一个普通小镇上。18岁之前,阿什自然和“探险家”这样的名头还没什么关系,但他说,“那时,我就想要走和别人不一样的路。”上学时,17岁的阿什学习了一门户外教育课程,他认为,很多时候自己动手好过单纯地从老师那里学习知识。于是,在同学们都在考虑上大学、参军时,他开始专注思考自己的人生,希望自己能攒下一笔钱,开始探索人生。但那时的他,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不久后,阿什找到一份泳池救生员的工作,为了省钱,他卖掉了自己的汽车,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骑车去上班(16英里),每月工作240小时。阿什说,那时候,自己一边计划了未来的人生,一边考取了水肺潜水资格证书。

  一辆自行车催生探险梦

  19岁这一年,阿什攒够了人生第一桶金,他梦想中的人生开始了。“2010年,我和朋友开始了亚洲之旅,”阿什说,他们先去了中国游览了北京、上海、香港、澳门,就这样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说来也有趣,仔细想想,我人生的起点就在中国,不过,那一次只待了两周,就从中国去了东南亚。”接下来,阿什和朋友去了泰国,旅程过后,他之前18个月所积攒的旅费所剩无几。不过,阿什对此也早有了计划,他的水肺潜水资格证书发挥了作用。“地球表面75%都是水,考一个潜水员证,到哪里都找得到工作。”

  攒够了第二笔钱,阿什和朋友又上路了,他们来到了柬埔寨吴哥窟,这一次,他们决定实践心底的想法。“我们想找个廉价的探险方式,要和别人不一样,而且要挑战到自己。”阿什说,直到遇到一个越南老太太,他才知道,自己的探险之旅可能要成型了。

  “我们每人花10镑买了一辆自行车,很基础,不是那种越野自行车,是很简单的那种,没有变速,带车铃和车筐的那种。”阿什说,看见这辆车,觉得这就是自己要的风格,一下就来了斗志,觉得要“大干一场”。于是,他和朋友各自给自行车取了名字,花了几分钟在谷歌地图上查了自己要走的大致路线,就出发了。阿什的计划是,先从柬埔寨到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市,再直穿越南到北部的河内。没有地图、没有打气筒、没有补胎工具包、没有头盔、尾灯或反射镜,15天之后他们完成了第一次挑战。

  再回中国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徒步行走长江、了解中国文化、体验当地民情……初次领略过中国风光后,这些愿望在阿什逐渐在阿什心中成了型。从2010年到2018年这八年时间里,他也一直没有停下自己的探险脚步。但是,在领略过许多亚洲国家的自然风光后,阿什说,自己还是想要来到中国,因为中国和亚洲其他国相比,非常不同。“对我来说,中国有着广阔的土地,长江、黄河是伟大的。我查阅了亚洲很多地方,还是长江最吸引我,我想了解中国文化,想要了解中国民风的多样性,想要把我看到的东西告诉别人。”

  对于阿什而言,之前的旅行都是有些“随性”的。相比之下,中国之行前的阿什格外认真、专注,光是前期考察、调研和详细的计划制定就花费了两年时间,其间他又专程来华了5次。他的详细计划中,首先就是体能训练。“我知道这次‘长江任务’对我的体能和智力而言都将是巨大的挑战,将途经不少人迹罕至的地区。但我相信,我的训练和准备,以及探险经验,将帮我克服一切困难。我也相信好心的陌生人会伸出援助之手。”他说。

  这两年里,在组建团队、地形分析这些常规项目之外,因为考虑本次徒步长江须从高原出发,阿什还特意在自己的训练中加入了缺氧的训练。“我把这一年行成分成了若干小段。哪些地方很有挑战,我可能过不去的,到时具体该做什么,我全都有提前准备的计划。”

  尝试两次才成功启程

  被问及对青海的印象,阿什说,那是个很孤独、唯美的地方,有些地方的气候很极端,物质条件就更不用说了。刚刚到达青海的时候,阿什跟自己的团队和向导会和,准备向长江源头出发。万事开头难,在青海当地政府和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帮助下,阿什一行顺利到达源头,可四天后,两名摄影师就因为受不了艰苦离开,连当地向导都生了病。一路走下来,10人的随行团队里有8人相继离开。阿什说,自己想到这将会是很困难的一步,但没想到,与自己同行的向导和朋友几乎全都放弃了。“长江源头的海拔高度是5100米,足足是我家乡的斯诺登山的5倍,与珠穆朗玛峰登顶大本营一样高。我当时的向导在路上高原反应很严重,不停呕吐,另外两个朋友也有各种担心,因为高原上野兽很多。最后,我们只好带他们下山,我在青海杂多县原地等待组建新的团队。”

  旅途的疲惫、朋友的离去以及环境的恶略丝毫没有动摇阿什完成挑战的决心,“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这就是我的终身职业,所以在我面临困难和筋疲力竭的时候,我只知道坚持,没有想过放弃。”阿什说,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充分的经验,他也将这些经验应用到了中国之旅上。

  在高原之上,不仅要克服极端气候环境的考验,还要时刻与野兽作斗争。他曾险些“人入熊口”,还曾被一群野狼追了很久,有时还不得不靠放鞭炮吓走野牦牛……而当他徒步到长江第一个转折点所在地云南丽江石鼓时,他知道,自己就快走出高原和山区了。

  在微博上,阿什给自己取了个中国名字“小戴”,取自他英文姓氏的谐音,他还拥有一个名为“小戴闯长江”的热门标签,这个标签下他定期发布旅途影集。“在旅途上,我体验到了中国的风土民情,热情、好客,有时我走到哪里累了停下歇歇脚,老乡就会给我添副碗筷,和他们一起吃顿家常菜。”

  不仅如此,每当小戴在旅途中发布微博,都会吸引到媒体和网友的关注。“关于我的行踪有很多报道,我接受了不少电视和杂志采访,参与拍摄纪录片,既有国际的也有中国国内的摄制组。”阿什说,“我完全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一下就火了。网友们在微博下面给我很大的支持,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跟我合作,我的书被翻译成中文,我感觉这仅仅是个开始。”当他徒步到重庆,还接到了拍摄GQ杂志邀约,“那是展现中西文化的交融的一组大片,主体是中国功夫,李连杰和向佐是中国面孔,我则是代表西方的面孔。”想到这里,阿什的语气中仍旧夹杂着激动和骄傲的情绪。

  当他徒步走到南京,他又拥有了自己的直播社交平台斗鱼账号,他与当地一名中国“网红”一起在斗鱼上直播了7个多小时,吸引了超过170万人观看,超过36万粉丝。“这让太意外了,但我们也希望由此吸引更多人关注探险,并传递保护长江环境的信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阿什说,中国支持者的反应让他不知所措,数百万人通过电视和社交媒体关注他。“这是一次多么美妙的旅程啊!中国全国各地的人们都非常支持我。”这让阿什对中国的热爱更深了。

  旅程的每个细节,阿什都在脑海都策划了一遍。最特别的,就属他结束这次中国之行的方式:在上海的最东端长江入海口,跳入大海,让自己也变成一朵渺小的浪花。

  总结这次中国之行,阿什说自己改变太多。出发前,阿什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人生展开探索。在路上,他用心感受了自然的恩赐和中国悠远的文化。结束后,他说,中国给他开了一扇门,给了他许许多多的机会。他原先只是想向西方观众展示中国的自然风光,没想到,通过微博、直播,很多中国人也通过他这双外国人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国家前所未见的自然景观。不仅如此,他还借助自己的人气,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绿色发展基金会合作,让更多的人关注长江环保问题。2019年年底,他徒步长江的纪录片也将制作完成。

  8月16日,阿什在自己的微博上对这次中国之旅做了告别,“谢谢你中国!我回到英国去了。这15个月是多么不真实的15个月,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离开的时候还有一个国家支持我。下个月再见!记住——心之所愿,无事不成。”(张子鑫)

【编辑:胡文卉】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幸福艺居 乌兰淖 河北迁安市马兰庄镇 五宝山村 电子科技学院 桑植县 迟家 排浦镇 门头沟区
龙泉务南口 杏河镇 湖州大厦 苏店村委会 大桥农场 泉益村 北京林业大学 南湾乡 庄家场
金凤桥 唐奉镇 大帝 龙村墟 永川码头 黄江 汪郢乡 二八镇 上蕉园 岔路街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